2007年6月30日 星期六

記憶中的影像

  到了人性空間前的小公園,花了一點功夫才在轉角找到細細的人性空間四個字。我坐到公園臺階上,拿出單字來就著和風背誦,一邊等其他人來。

  人性空間的隔壁正在重建,工人露胳臂打赤膊,鏗鏗鏘鏘地卸下車上的鋼筋。搬告一段落,坐到路邊休息。

  左邊的那位,袖子捲到一半,露出下臂的刺青;右邊的背上也有圖案,但仔細一看,背上映著飽和的金色與褐色充滿生氣,不是一般色澤淡去的刺青,而是黃澄澄陽光照著身後樹葉投下的斑影。

  手上沒有相機,彩筆也沒有畫人的功力。但那一刻就是一閃即逝才令人感動。

  斑斕的樹影與人精實的軀體結合的那剎那光景,和石夢谷原始林的蒼翠,塔塔加的月光,太平山的霧一樣印在腦中。照相可能失手,文字有失精準,而腦中的影像即使埋在俗務之下,仍然能透出溫暖或清涼。

閱讀全文/咻地捲起文章

1 則留言:

KILHI 提到...

我也很愛收集這種心中的影像...XD